5000吨草铵膦项目归属存争议 -ST辉丰从“原告”变“被告”
原标题:5000吨草铵膦项目归属存争议 *ST辉丰(维权)从“原告”变“被告”
  *ST辉丰目出售5000吨草铵膦项目引发的“亲子鉴定”风波迎来续集。
  继*ST辉丰以原告身份起诉河北佰事达商贸有限公司、瑞凯化工以及郭俊辉后,*ST辉丰于12月22日晚间再次披露诉讼事项公告——不同的是,上次*ST辉丰的身份是原告,这次这却变成了被告:佰事达公司以“损害股东利益责任纠纷”为由,将*ST辉丰、安道麦以及瑞凯化工诉至法院。
  安道麦董事安礼如在回复e公司记者采访时称,“这个纠纷是辉丰的纠纷,安道麦与辉丰的交易尚未交割,我们不方便对他们的纠纷进行评论。”
  *ST辉丰从“原告”变成“被告”

  (位于*ST辉丰厂区内的5000吨草铵膦项目)
  公告显示,*ST辉丰与安道麦签订《股权购买协议》,约定将包含“年产5000吨草铵膦装置项目”在内的部分资产置入其100%持股的江苏科利农农化有限公司(简称“科利农公司”), 并将科利农公司51%的股权出售安道麦。

  原告佰事达公司以*ST辉丰明知“年产5000吨草铵膦装置项目”产权归属瑞凯化工的情况下,擅自转让瑞凯化工的资产给被告安道麦公司,严重侵害原告(作为瑞凯化工小股东)的利益。
  佰事达公司诉讼请求判令被告*ST辉丰、安道麦立即停止股权交易的侵权行为,判令二被告赔偿原告为制止其侵权行为产生的费用500万元。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此前在12月16日晚间,*ST辉丰披露诉讼事项公告称,12月15日向河北省石家庄市人民法院提交了民事起诉状,以“合同纠纷”为由起诉佰事达公司、瑞凯化工以及郭俊辉。2018年,郭俊辉提出由*ST辉丰收购其实际控制的佰事达公司持有的瑞凯化工49%的股权,在《股权转让协议》明确了收购佰事达公司持有的公司49%股权的相关事宜。*ST辉丰当时在公告中称,根据有关协议约定,佰事达公司构成根本违约,应自发生违约行为之日起10天内向原告支付违约金,郭俊辉对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值得关注的是,*ST辉丰称对方“刻意违约的行为严重破坏了商业交易的安全”。
  当时*ST辉丰的“原告”身份,也让郭俊辉一方承受外界压力。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获取的受理案件通知书显示,*ST辉丰作为“被告”的这场官司,获得法院立案的时间为12月11日,比其作为“原告”的官司早了四天。
  安道麦称相关资产尚未交割
  回过头来再看*ST辉丰与安道麦之间的股权转让事宜。
  *ST辉丰在10月29日披露的公告中称,“标的股权不存在抵押、质押或其他第三人权利,不存在涉及有关资产的重大争议、诉讼或仲裁事项,不存在查封、冻结等司法措施。”安道麦的公告中也持同样观点。
  12月21日,e公司记者拨打*ST辉丰证券部电话,就上述事宜进行采访。对方回复称“我们在问询函的公告上已经说明了,三方机构都核查过我们的项目,其他东西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们不知道他(郭俊辉)是什么想法。”对于可转债募投项目为何会使用瑞凯化工资金的问题,*ST辉丰证券部人士并未回应,随后挂断了电话。此后e公司记者又就相关问题联系仲汉根采访,但多次拨打电话及发送短信均无人回复。
  值得关注的是,天眼查数据显示,2020年11月13日,江苏科利农农化有限公司更名为“安道麦(盐城)有限公司”。此后在11月30日,公司名称又变更为安道麦辉丰(江苏)有限公司。目前,该公司仍由*ST辉丰100%持股。
  这是否意味着上述资产即将完成交割?安道麦董事安礼如在12月21日回复e公司记者采访时称,“这个纠纷是辉丰的纠纷,安道麦与辉丰的交易尚未交割,我们不方便对他们的纠纷进行评论。”

  值得关注的是,就在12月22日晚间,安道麦在互动平台回复投资者关于相关资产存在权属争议的问题时表示,“公司注意到12月10日深交所对辉丰股份出具的关注函和辉丰股份12月12日的回复,以及近日出现的相关报道,公司将密切关注此事进展。公司于10月29日发布的收购事项公告已说明相关的资产交割取决于交割条件的满足。”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志杰

Posted in 一定牛彩票app